首頁??>??新聞中心??>??新聞??

FT全球副主編馬丁·沃爾夫、前IMF副總裁朱民走進長江大講堂 聚焦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21日

2017年3月15日 中國 北京 英國《金融時報》全球副主編、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兩位重量級嘉賓3月15日做客新一期長江大講堂,與長江商學院戰略學教授、副院長滕斌圣教授,共同探討“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本期長江大講堂是長江商學院15周年系列活動之一,特邀兩位世界級嘉賓為同學與校友們獻上一場思想盛宴。出席活動的還有長江商學院助理院長周立、《金融時報》中文網總裁張延、近十家媒體代表以及長江商學院同學、校友、社會各界人士等150位嘉賓,活動還通過新浪新聞、網易進行了全程直播。

長江大講堂——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現場馬丁·沃爾夫發表演講

特朗普的經濟政策

馬丁·沃爾夫認為,如果特朗普提出的政策,能得到國會的認同。美國會面臨非常嚴重的財政和債務危機。如果美元持續走強,會出現嚴重的風險。美國會出現非常非常大的貿易缺口和貿易赤字以及財政赤字,而且會影響到它的匯率比。

英國《金融時報》全球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做客長江大講堂

朱民則表示,特朗普經濟對全球都有很大的影響,無論是對增長來說還是對全球金融市場來說都是這樣的,所以我們要非常小心。特朗普的政策改變了全球經濟敘述或者發展的形勢。他想要收緊貨幣政策,提高利率、強勢美元,不斷推高美國經濟的走勢。而且,通過較松的財政政策,通過基礎設施的投資,創造總需求的空間。同時,供給側的政策,包括減稅、移民法的改革,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做客長江大講堂

世界經濟結構性變局與逆全球化

馬丁·沃爾夫說,“習近平主席在2017達沃斯論壇上提到,‘經濟全球化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和資本流動、科技和文明進步。’這句話,在西方很多主流國家都得到認同。下一階段,我們世界的會發生怎樣的變化?我們現在已經沒有這樣一個大國,能夠獨立扭轉,或者獨立維持全球的經濟、政治秩序。美國沒有這樣的能力,中國現在也還沒有這樣的能力,并且也缺乏這樣的意愿。”

英國《金融時報》全球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做客長江大講堂

朱民分析到,由于發生了經濟危機,全球GDP增長降到了非常低的點。未來潛在的經濟增長,投資、勞動力的增長是在放緩的,全球經濟都進入到了滯緩增長的階段。“所有的貿易都慢慢停滯和減緩下來了,人們對貿易產品沒有強有力的需求了,人們需要更多來自國內本土的服務,這會是巨大的影響因素,也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發達經濟會變得越來越輕,也就是說服務行業占GDP的比率會越來越高。同時全球投資急劇下滑,如果沒有投資,GDP如何增長?我們發現勞動生產力也發生了下降,而且下降非常劇烈。”

朱民還提到全球人口結構上的巨大變化嚴重影響著世界經濟。“其一,如果人口總數從發達國家轉移到低收入國家,他們的人均GDP只會更低,世界經濟沒有辦法實現更好的增長。其二,發達國家或者新興國家面臨著典型的老齡化問題,但與此同時不發達國家會有非常多的年輕人,會出現什么情況呢?移民,人口會產生變動,可能會從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移民到其它地區,這樣人口的遷移是大規模的,會成為非常嚴重的問題。從經濟角度來說,人口結構的變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因為人口結構的變化是我們無法改變的,這是個很嚴峻的問題。”

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做客長江大講堂

談到逆全球化,馬丁·沃爾夫表示,“全球經濟以及全球貿易的自由化,已經成為過去的一段歷史,而且離我們也是非常非常遠的。到目前為止,我們有那么多去全球化的印象或者證據,不是說我們退步了,而是全球化到了停滯或者緩步上升的階段,沒有以前那么地快速。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逆全球化或者去全球化,主要的原因是由于需求的放緩。”

美國的保護主義與中美貿易戰

馬丁·沃爾夫談到,“美國的保護主義,首先他們可能會選擇雙邊主義,而不是多邊的。這會影響到跨太平洋的貿易伙伴關系,與此同時它會攻擊與美國之間有著貿易順差的國家。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在雙邊平衡過程中,中國肯定會成為一個主要的進攻目標。特朗普非常希望能夠解決在某些國家雙邊貿易當中大赤字的危險,重新調節或者重新平衡全球的需求,包括投資的走向。目標是中國,基本上中國國內的儲蓄額和投資是向內流的,所以美國也希望看到未來自己的經常性帳戶有一定盈余。”他還補充說明,全球已經到了政治和經濟非常復雜和敏感的危機點了,西方世界不斷地四分五裂,而美國不斷的轉向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這種情況短期內不會好轉,只會變壞,中國將會面臨非常大的挑戰,中國必須要成為全球經濟的領導角色。

長江大講堂——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現場馬丁·沃爾夫、朱民對話,長江商學院滕斌圣教授現場主持

關于中美貿易戰,馬丁·沃爾夫認為它將必然發生,中國是逃不過去的。特朗普不相信多邊主義,他相信雙邊主義,雙邊主義能夠更多的用貿易的權利威脅別人。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美貿易的摩擦是一定會發生的。

朱民表示,“如果中美打貿易仗的話,其實輸贏是很難講的,舉個例子來說,中國前五個出口,主要是電子產品、設備、服裝,等等都是市場性的。美國向中國出口的前五類商品,比如飛機、非石油原材料、農產品,這都是政策主導的談判結果。所以,一旦貿易戰發生的時候,中國的反應會強硬得多,而且會很快的見效。所以,一旦貿易戰打起來,我們都說對誰都沒有好處,但從貿易結構來說,不見得對美國有利。所以,這也是美國現在很謹慎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特朗普的施政特點是要吸引投資來增加就業,他基礎設施投資錢從哪來?中國還是很好潛在的合作伙伴。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又有很需要中國的方面,這就產生了利益的拔河。所以我想,中美的利益在未來的12-18個月,是不斷拔河、談判、糾結的過程。”

長江大講堂——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現場馬丁·沃爾夫、朱民對話,長江商學院滕斌圣教授現場主持

匯率問題

對于當前備受關注的匯率問題,朱民講到,“我們可以看到貨幣匯率變化走向競爭性的局勢,美國的貨幣政策非常緊,美元越來越走強,歐元不斷地走弱,而英鎊、日元,還有其他的一些主要市場貨幣也不斷地出現很強的波動性。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匯率機制改了,中國的匯率機制已經從盯美元,改成了盯一籃子貨幣,從理論上說變成了有管理的浮動匯率。這個很重要,第一它是浮動的,第二它是有管理的。浮動就是說它是根據市場的,由此有一個管理的空間和管理的力度,一定是這兩個力度的平衡,這是理解中國匯率非常重要的點。第二,因為是浮動的,盯著一籃子走,美元走強、一籃子走弱、人民幣走弱,這也是必然的。從長遠來說,匯率走向市場機制、走向浮動是必然的。”

馬丁·沃爾夫最后談到在當前匯率環境下,人們該如何投資或理財。“未來三年,全球主要的投資人覺得美國的國債并不是非常安全。任何金融資產我覺得都不知道能不能繼續持有了。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都要買黃金。如果世界的一切都混亂的話,黃金就是你的終極資產。”

 

長江大講堂——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現場

長江大講堂——全球大變革下的中國及世界經濟格局現場

 

隨附嘉賓簡介:

馬丁·沃爾夫

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 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為嘉獎他對財經新聞作出的杰出貢獻,沃爾夫于2000年榮獲大英帝國勛爵位勛章(CBE)。他是牛津大學納菲爾德學院客座研究員,并被授予劍橋大學圣體學院和牛津經濟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時也是諾丁漢大學特約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來,他分別擔任達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經濟論壇”的特邀評委成員和國際傳媒委員會的成員。2006年7月他榮獲諾丁漢大學文學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榮獲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科學(經濟)博士榮譽教授的稱號。

朱民

朱民先生于2011年7月至2016年7月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是來自中國的第一位基金組織管理層成員。2010年到2011年擔任基金組織總裁特別顧問。全球金融危機后,就業因經濟復蘇乏力而成為焦點之時,朱民先生領導了IMF在就業和經濟增長方面的工作。同時,他還負責組織對脆弱國家、小型經濟體和低收入國家開展的業務活動,并支持擴大IMF在這一領域的宣傳和出版工作。在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之前,朱民曾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和中國銀行副行長。他還曾在世界銀行任職,并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和復旦大學講授經濟學。朱民先生擁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和碩士學位,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公共和國際事務學院公共管理碩士學位,以及復旦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

 

關于長江商學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長江商學院成立于2002年11月,是由李嘉誠基金會捐資創辦的中國第一所擁有獨立法人資格的非營利性教育機構,采用世界商學院通用的治理架構,以“為中國和世界培養一批具有全球視野與全球資源整合能力、人文關懷與社會擔當,以及創新精神的世界級商業領袖”為己任,旨在打造全球領先的新一代商學院,以新視野與新思維應對商業社會所面臨的重大挑戰,通過管理研究及商學教育的發展,服務中國乃至全球的商界領袖。

取勢于中國經濟之崛起,依托政府和李嘉誠基金會的大力支持,長江商學院經過十余年發展,擁有40多位全職的世界級教授隊伍,貢獻了一系列源自中國、引領世界的原創管理思想。2005年,長江商學院首創性地將人文課程與公益實踐系統引入商學管理教育,成為全球首家提出培養企業家“人文關懷”的商學院。長江商學院擁有中國極具影響力的菁英校友群體,10000多位校友中超過一半擔任CEO或總裁職位。學院總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有授課點,在香港、倫敦及紐約有代表處,率先在歐美等發達經濟體啟動高層管理課程,把對新興市場和世界商業格局影響重大的原創管理思想輸送到西方,成為東西方雙向交流、整合全球管理教育資源的高端學習平臺之一。

 

相關閱讀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 澳洲幸运8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 江西多乐彩前三走势图 冰球球杆 江苏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微信群里投注彩票赚钱是真的 免费下载最新九乐棋牌游戏 杭州绿城足球直播 915游戏李逵劈鱼 天津快乐十分网站 大乐透17128期号码预测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下载 正规棋牌下载送10现金 赌博押二八杠有规律吗 海王捕鱼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