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教授與研究??>??觀點文章??

李海濤:5G時代,中國如何贏得先機

5G最重要的應用是工業級和企業級應用,其重要性不亞于一次新的工業革命,任何行業都能夠通過5G提升效率,一些行業得益于5G技術能夠衍生出新的應用場景和商業模式,進而可能引入新的競爭者。

 

摘要:

中國政府正式發放了5G商用牌照,成為第五個開通5G服務的國家,中國正式步入5G時代。同此前的移動通信技術相比,5G的最核心變化是傳輸速率將大幅提升。在一些關鍵技術指標,例如用戶體驗速率、時延、連接密度等方面,5G要比4G提升10倍以上。
 
5G目前的三大應用場景主要包括:增強型移動寬帶(eMBB)、大規模物聯網通信(mMTC)和超可靠低時延通信(uRLLC)。
 
從1G到4G的發展歷程看,基本上十年是一個系統級的迭代周期,中國玩家在1G~4G整體的步伐都是偏慢的,已經在逐步迎頭趕上。
 
和其他世界主要經濟體一致,在3G、4G的關鍵代際更迭時期,中國均出臺一系列相關政策扶持與指導三大運營商通信網絡建設,在5G建設中同樣提供了多種政策支持。
 
韓國在5G發展中屬于先發者,2019年4月5日,當地的通信運營商正式開始了B2C的5G商業服務,雖然目前遇到網絡質量和缺乏核心應用等問題,但仍然是全球5G網絡發展的先鋒。
 
我們認為,5G商用牌照的發放節奏超預期,一方面表明,5G產業鏈相關配套快速成熟,已經具備商用的基礎;但另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也表明了中國政府對于發展5G產業的決心。
 
雖然5G概念已經在美國國內的各大媒體風靡一時,但整體看,美國仍然處于5G發展的初級階段,美國的四大通信運營商中,目前看只有Sprint在5G方面有所作為。美國發展5G網絡當前遇到的最大問題在于,中頻頻譜不足。
 
但得益于近年來技術水平的快速發展,中國科技企業對于5G已經做好了準備。華為自2009年起著手5G研究,已經累計投入20億美元用于5G技術與產品研發,是全球唯一能夠提供端到端5G商用解決方案的通信企業。
 
5G最重要的應用是工業級和企業級應用,其重要性不亞于一次新的工業革命,任何行業都能夠通過5G提升效率,一些行業得益于5G技術能夠衍生出新的應用場景和商業模式,進而可能引入新的競爭者,在位者的地位將可能遭到顛覆。
 
據全球移動通信協會(GSMA)預測,到2025年全球5G連接數為14億,其中中國占4.6億,超過北美和歐洲的總和,位列全球第一。得益于這一全球最廣闊的消費者和工業級、企業級客戶的市場,華為等中國的本土科技巨頭有望憑借過去多年的研發投入壁壘,繼續引領5G的創新與發展。在4G時代實現了從跟隨到超越的跨越后,中國有望在5G時代繼續引領全球,贏得先機。

 

5G時代,有何不同?

6月6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式發放5G商用牌照,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和中國廣電分別獲得一張運營牌照,中國步入5G時代,成為繼韓國、美國、瑞士、英國之后第五個開通5G服務的國家。

中國的5G牌照發放有兩點超出市場預期:第一,在時間上,市場普遍預計中國將在年底正式發放5G商用牌照,進度上提前了半年左右;第二,在牌照數量上,本次牌照發放除傳統的三大運營商外,中國廣電也拿到了一張牌照。

5G是“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的縮寫,完整標準預計將于2020年完成。ITU(國際電信聯盟)規定了5G的八大關鍵技術指標,指明5G不再追求單一目標,而是考慮不同的業務和應用場景。

5G標準分為LTE、LTE-U和NB-IoT。LTE屬于授權頻道,是壟斷資源,由電信運營商主推。LTE-U是非授權頻道,傳輸距離可以達到300~500米,主要為工業、科學、醫療三個領域使用。NB-IoT屬于授權頻道,傳輸距離可以達到10km,每個基站可以連接20萬個終端。

5G時代究竟有何不同?同此前的移動通信技術相比,5G的最核心變化是傳輸速率將大幅提升。在一些關鍵技術指標,例如用戶體驗速率、時延、鏈接密度等方面,5G要比4G提升10倍以上。

因此5G的第一個應用場景是增強型移動寬帶(eMBB)。在這方面,5G是對4G移動寬帶場景的升級,滿足連續廣域覆蓋(如辦公室、工業區、大商場等大型活動場景)及熱點高容量(如人流密集地區)需求。eMBB關鍵的性能指標包括100Mbps用戶體驗速率(熱點場景可達1Gbps)、數十Gbps峰值速率、每平方公里數十Tbps的流量密度、每小時500km以上的移動性等,支持超高清視頻、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AR)、高速移動上網等大流量移動寬帶應用。

除了“增強型移動寬帶”場景,5G 還將擁有兩大類應用場景:mNTC海量物聯和uRLLC高可靠低時延,一個著眼于鏈接的廣度,一個著眼于鏈接的精度。

大規模物聯網通信(mMTC)是指5G能夠幫助更多傳輸設備接入網絡,主要面向物聯網(IOT)場景,如智慧城市、智慧家居、工業物聯網等。IOT將帶來移動通信傳感器的爆發,連接數將從億級向千億級跳躍式增長,要求承載網具備多連接通道、高精度時鐘同步、低成本、低功耗、易部署及運維等支持能力。

超可靠低時延通信(uRLLC)是指5G能夠大大提升傳輸的精確度,主要面向垂直行業,如自動駕駛、工業自動化、遠程醫療等對可靠性及低時延極度敏感的業務。自動駕駛實時監測等要求毫秒級的時延,而汽車生產加工制造時延要求為十毫秒級,可用性要求接近 100%。

為了滿足這三大類應用場景對于速度、廣度和精度的需要,達到速率、流量密度、連接數、時延、可靠性等8個主要指標的提升,5G開發了一系列全新的技術。5G技術創新主要可分為無線技術和網絡技術兩方面。在無線技術領域,大規模天線陣列、超密集組網、無線空口技術、新型多址和全頻譜接入等技術已成為業界關注的焦點;在網絡技術領域,邊緣計算、基于軟件定義網絡(SDN)和網絡功能虛擬化(NFV)等新型網絡架構已取得廣泛共識。

ITU 于2012 年設立了“2020 及以后的國際移動通信(IMT)項目”,在2015 年將“IMT-2020”確定為5G的法定名稱。全球移動通信標準化組織3GPP,也于2015 年啟動5G 標準的制定工作,2016 年開始了5G 標準的預研;包含5G 的移動通信協議Release 15 在2018 年發布。

 

1G到4G:技術推動產業大變革

從移動通信技術1G到4G的發展歷程看,基本上十年是一個系統級的迭代周期,5G移動通信技術在傳輸速率、可靠性與縮短時延等方面都呈現出更大程度的升級換代。從歷史經驗看,通信技術的革新往往也伴隨著市場話語權的變更。總體上看,中國玩家在1G~4G整體的步伐都是偏慢的,但已經在逐步迎頭趕上。

值得注意的是,移動通信技術的建設在相當程度上體現國家意志。由于移動通信網絡屬于基礎設施,具有明顯的規模效應,前期的資本開支巨大,往往需要國家政策扶持,為運營商大規模建網提供堅實后盾。從中國的經驗看,在3G、4G的關鍵代際更迭時期,國家均出臺一系列相關政策扶持與指導三大運營商通信網絡建設。

1G時代:美國引領,國內普及較晚。第一套移動通信系統在美國芝加哥誕生,采用的是模擬信號傳輸,由于傳輸帶寬的限制,移動通信還不能實現長途漫游,因此各國制定自己的通信標準,沒有全球統一標準。美國以AT&T開發的AMPS系統為主,其他國家和地區也分別擁有各自適用的系統,例如NMT、TACS等。國內在1G時代幾乎處于完全落后的狀態,上世紀80年代初期移動通信產業還是一片空白,80年代末期才開始啟用蜂窩移動通信系統。

2G時代:歐洲引領,國內在上世紀90年代才建成。歐洲在2G時代最先啟動GSM通信標準的研究,大力投資GSM通信網絡,并且架設起國際漫游標準,進而脫穎而出,歐洲的GSM成為全世界范圍內最廣泛使用的移動通信標準,其他制式還包括TDMA、CDMA等。2G與1G的最大不同是從模擬調制進入到數字調制,多了數據傳輸服務,聲音質量比較好,此外保密性也比1G大大提升。從2G時代開始,手機可以上網。

當時中國企業在無線通信領域起步較晚,在國際上并無話語權,中國的移動通信設備及技術被國外所壟斷。而此時,中興獨辟蹊徑,在小靈通業務上取得了成功。小靈通嚴格說更像是無繩電話,實現在一定范圍內的移動通話,采用固定電話的編號方式和資費。當時中興選擇發展小靈通業務主要原因有:1)中國電信對移動業務有迫切的需求卻無移動牌照,小靈通業務可以歸于固話的延申;2)小靈通使用固話資費標準,具有資費優勢;3)小靈通在日本有規模使用的成功經驗。小靈通業務極大地推動了中興在1999年~2004年的快速發展。

3G時代(美歐中齊頭并進):多種標準在不同地區跨國界并行是3G時代的一大特征。歐洲主導設立的3GPP組織,開發出WCDMA的3G標準,是全球基站覆蓋率最高的通信制式。美國則主導成立3GPP2組織加以競爭,推出了CDMA2000。2000年,由中國大唐電信主導推出的TD-SCDMA 標準被ITU 確立為3G 主流制式,2009年初工信部正式頒發3G牌照,我國進入3G 周期。

WCDMA、CDMA2000和TD-SCDMA這三種主流通信制式都收獲了一定的市場份額,網絡設備快速增加到十幾家,最主要的包括諾基亞、愛立信、摩托羅拉、華為、阿爾卡特、朗訊等。歐美市場2004~2005年進入3G網絡建設高峰期,中國市場2009年后才全面開展3G網絡建設。中興、華為的市場份額在3G年代快速提升,疊加國內市場規模的快速增長,華為于2014年成功超越愛立信成為行業第一。

3G時期,中國政府就開始在政策和研發經費上給予大力支持:

2004年7月,信息產業部、發改委、科技部向國產3G聯盟劃撥7億元專項資金用于支持國產標準的研發。

2006年1月,信息產業部確立TD-SCDMA為國內標準,并要求三大運營商在當年上半年建設完成商用建設網,隨著國內3G網絡大規模建設的啟動,運營商資本開支也自此開始了高速增長。

2010年4月,3G發牌政策落地后,工信部《關于推進第三代移動通信網絡建設的意見》提出:推進3G網絡建設向縣城、鄉鎮、高速公路和風景區縱深發展。通信網絡繼續延伸觸及長尾用戶,運營商資本開支總量韌性持續。

雖然中國已經能夠制定3G時代自己的通信標準,但從進度上看,中國在3G時代仍然落后歐美市場。2009年1月,國內3G頻譜分配與牌照發放完成,三大運營商在2009年3月進行試商用,中國電信于2009年4月正式商用。對比國際進程,同年全球首個4G試商用網絡已在瑞典展開。3G時代中國通信網絡落后國際先進水平整整十年。

4G時代(中國實現突破):在WCDMA高度覆蓋的基礎上,全球運營商紛紛決定采用LTE作為第四代通信標準。在4G周期中,中國逆轉了長年在標準制定領域的弱勢,實現了在國際通信界話語權的突破。2013年2月,中國移動TD-LTE的試商用在國際4G標準制定5年后展開,時間上領先于年底的牌照發放。不同于3G時代牌照發放與正式商用之間仍然存在著若干月的準備與試驗期,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與運行完備的背景下,發牌后運營商立即開展正式商用。

中國政府在4G時代投入了更多的資源支持:

2012年,發改委等八部委起草“寬帶中國”戰略:大規模建設移動通信網絡與推進光纖入戶。運營商資本開支在TD-LTE發牌后依舊保持著高速增長,政策帶來的設備采購潮使得資本開支增長韌性持續。

2015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高速寬帶網絡建設推進網絡提速降費的指導意見》強調:適度超前建設高速大容量光通信傳輸系統,持續提升骨干傳輸網絡容量。在移動網絡基本搭建完成后,運營商以擴容為主,同時為下一輪通信網絡建設升級蓄勢儲能。

 

中國能否贏得先機?

同3G、4G時代一樣,各國政府都高度重視5G通信技術的發展,特別地,4G時代和此前1G到3G的一點重要區別在于,由于標準進一步的統一化,設備商同質化競爭加劇,疊加金融危機的影響,運營商資本開支壓力較大,設備商之間發生了數起大規模收購案,形成了華為、愛立信、諾基亞和中興的四大設備商的局面。中興、華為在國內份額不斷提升,同時積極搶占海外市場份額,全球整體市場份額穩步提升。這一點也讓各國的政策制定者看到了通信技術的代際變革對于全球科技市場的重要影響。

中國政府也并不例外。2013年2月,工信部、發改委和科技部共同成立IMT-2020(5G)推進組。2015年到2019年,國務院、工信部陸續在出臺的規劃中強調5G的發展。目前,我國已經將5G商用步伐作為2019年重點工作之一。同時地方各級政府高度關注5G進程,多地政府出臺了支持5G產業落地的行動計劃或規劃方案,有的地區對5G基站建設提出了明確目標,截至5月30日,我國已有廣東、江西、天津、上海、重慶、武漢等發布了5G商用基站建設目標,已公開的5G基站目標建設數量達到53.22萬個,全國24個省份已經打通5G電話,意味著這些省份已經具備支持5G手機接入端到端5G網絡能力。

由于中國政策制定者的重視,不僅在建設方面,在B2B等應用場景方面,也為5G建設大開綠燈。例如2019年3月29日,工信部部長苗圩表示,5G技術未來最大應用之一是車聯網,已與交通部長達成共識改造公路,這種政策高度的協調一致性是其他政策制定者難以達到的。

目前看,韓國在全球5G發展中贏得了先機。早在2016年,三星電子、愛立信、諾基亞、高通、英特爾等多家設備商和芯片商與韓國KT(韓國電信公司)一起,為2018年平昌冬奧會制定了5G技術規范,內容包括了ITU和3GPP對5G的技術要求和關鍵技術。在2018年2月9日舉辦的韓國平昌冬奧會上,通過5G技術推出了包括同步觀賽、360度VR直播、互動時間切片等5G相關應用,大大提升了觀眾的觀賽體驗。

韓國政府在2018年12月1日全球范圍內第一個推動5G頻譜,此后在2019年4月5日,當地的通信運營商正式開始了B2C的5G商業服務,三星推出了5G版本的Galaxy S10手機。韓國政府和通信運營商承諾將在三年內建設一個全面的全國5G網絡,計劃在2019 年下半年開始全國商用部署5G 網絡,同時推出具備5G 毫米波工作頻段的智能手機。

在用戶的獵奇心理和運營商積極的營銷下,一度銷售火爆,但這一態勢隨后有所冷卻,核心原因在于:

第一,網絡質量問題,特別是在部分尚未鋪設5G網絡地區,用戶在轉換回4G網絡時會有明顯網絡問題;

第二,缺乏5G專屬的殺手級應用,目前看,運營商推出的應用主要集中于視頻、游戲、VR/AR等,用戶僅僅是體驗更快的網絡,而韓國的運營商目前在B2B的商用領域并沒有取得任何突破性的進展。

但無論如何,韓國仍然是全球發展5G網絡的先鋒,根據韓國科學技術部披露數據,截至4月底,韓國的5G用戶數已經達到26萬人。

5G:為什么是現在?

5G商用牌照發放的時間和節奏領先市場預期半年左右,為什么中國政府會選擇在這一時間點發放5G商用牌照?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政府推出5G是為了通過加速推進建設,以對沖經濟下行,但這種觀點并不準確。

與此前的四代移動通信技術不同,中國政府在5G建設中將采用更加高效的建設模式,以減少運營商重復建設的浪費。中國政府在2014年成立了專門的鐵塔公司,在2015年鐵塔公司通過“現金+增資”的方式,與三家運營商進行了存量鐵塔資產的交易,同時引入新的股東;2018年8月,中國鐵塔公司在香港IPO上市,成為年內最大的中資企業IPO項目之一。由于市場普遍對中國在5G時代的資本開支抱有較高預期,中國鐵塔公司上市后也受到了資本市場的青睞,市值一度超過3000億港幣。因此可以預計,中國政府在5G相關建設開支上將相對自律和有節制,并不存在所謂的刺激經濟一說。

我們認為,5G商用牌照的發放節奏超預期,一方面表明,5G產業鏈相關配套快速成熟,已經具備商用的基礎;但另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也表明了中國政府對于發展5G產業的決心。

美國目前5G相關進展偏慢,中國5G科技全球領先。雖然5G概念已經在美國國內的各大媒體風靡一時,但整體看,美國仍然處于5G發展的初級階段,美國的四大通信運營商中,目前看只有Sprint在5G方面有所作為。

Verizon:已經啟動了今年計劃推出的30多個超寬帶移動5G市場中的首批幾個,率先在明尼阿波利斯和芝加哥推出商用5G,但目前的市場評論表明,盡管5G數百MBps的速度確實令人印象深刻,但基于28 GHz的移動5G網絡市場前景較為有限。

AT&T:網絡性能增加。根據Ookla最新數據,得益于5G的推進,AT&T網絡速度在2019年一季度增長了15%。雖然現在還不是真正的5G,但該公司承諾將于明年在全國范圍內覆蓋5G網絡,目前在19個城市提供5G服務,并計劃推出三星Galaxy S10 5G。

Sprint:5月開始推出5G 商用計劃,計劃2019年二季度在9個城市推出5G網絡,覆蓋約1000平方英里。Sprint的服務利用了2.5 GHz的頻譜,因此應該比Verizon和AT&T的毫米波覆蓋范圍更廣。目前看Sprint有望在美國的5G網絡建設中搶占先機。

T-Mobile:目前仍在全國范圍內拓展5G覆蓋,主要基于600 MHz頻譜,預計將是美國四大運營商中最晚推出5G服務的一家。

整體看,與其他市場的運營商不同,美國四大通信運營商在5G相關的資本開支上態度謹慎,2020年~2021年全年資本開支也將基本與2019年持平,而其中亦有相當大的比例是與現有的4G投資相關。

美國發展5G網絡當前遇到一些問題,中頻頻譜不足是5G發展面臨的一個重要障礙,亞洲的監管主體,包括中國、韓國和日本,都已經向運營商分配了中頻頻譜,這類頻譜通常低于6Ghz,這將成為全球主流的5G頻譜。考慮到毫米波的傳播問題,預計24~28Ghz毫米波將主要起到輔助作用。但美國目前正在進行的頻譜拍賣主要聚焦在毫米波上,中頻頻譜拍賣的時間仍不確定。

得益于近年來技術水平的快速發展,中國科技企業對于5G已經做好了準備,根據專利分析公司IPlytics的最新研究數據,截至2019年3月,全球5G專利申請數量排行中,中國以34%位居榜首。緊接著是韓國,占25%。

我們可以以華為為例,來考察中國科技巨頭的技術儲備。根據華為2018年年報披露信息,華為在研發方面投入超過了1000億元人民幣,在《2018年歐盟工業研發投資排名》中位列全球第五,僅次于韓國三星、美國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德國大眾和美國微軟。正是在科技研發上的持續不懈投入,才能夠鑄就華為作為中國科技領軍企業的護城河。華為方面表示,自2009年起著手5G研究,已經累計投入20億美元用于5G技術與產品研發,是全球唯一能夠提供端到端5G商用解決方案的通信企業。華為共向3GPP提交5G標準提案18000多篇,標準提案及通過數位居全球首位。

華為已經在多個主要國家5G應用上取得了重要進展:例如瑞士Sunrise 5G將于三月啟動商用;Rain聯合華為發布南非首個5G商用網絡;華為與沙特電信簽署5G Aspiration項目合同;印尼最大移動運營商Telkomsel與華為簽署MoU;華為與德國蓋爾森基興市簽署智慧城市合作MoU等。從華為2018年年報披露數據看,華為當前已經有接近一半的收入來自于海外,其中歐洲、中東、非洲占28.4%,亞太占11.4%,可以說,華為已經可以將成熟的技術輸出到全世界。

在5G商用領域,華為已在全球30個國家獲得了46個5G商用合同,5G基站發貨量超過10萬個,居全球首位。

 

5G將引領新的工業革命浪潮

與1G到4G的周期相同,5G必然也將帶動通信行業的大發展和大變革,由于全球統一標準建網,科技領先的通信運營商、服務商、設備商將勢必在全球通信市場中贏得一席之地,例如歷史上的摩托羅拉、諾基亞、愛立信、高通,以及后來的中國中興、華為,但這并不是5G對世界經濟格局最大的影響。

與2G/3G/4G周期不同,5G時代將能夠創造出新的應用場景,在5G三大應用場景中,增強型移動寬帶更多是補強4G時代的移動互聯網絡,是對寬帶接入場景的升級,用戶體驗將更快捷更流暢,因而能夠衍生出更多未來的消費場景,例如VR、AR相關的游戲娛樂等應用。

這一點從中國廣電同樣獲頒了一塊5G商用牌照可以看出,未來廣播電視行業有望受益于5G技術對于現有寬帶接入場景和移動互聯網的升級,創造出更具吸引力的娛樂模式,進而將吸引消費者。根據中國國家廣電總局披露數據,中國有線電視行業用戶規模在2015年達到2.36億戶的高峰后,已經連續三年下滑。一方面,有線電視行業在電視大屏上面臨著來自電信運營商和互聯網視頻網站的競爭,同時,更多的還面臨著手機移動終端的競爭。

在獲取5G牌照之后,中國廣電行業有望通過超高清視頻等新的娛樂方式,為用戶提供更高質量、更具吸引力的內容,從而再次將用戶拉回到電視機前。此外,廣電行業的電視大屏資源是重要的入口之一,也具備相當多移動端沒有的優勢,預計未來也能享受到萬物互聯通信和超高精度通信的紅利。

但我們認為,在升級、補強4G移動互聯網絡方面,5G的作用并不算是革命性的。5G網絡的廣度和精度也拓展出了其他兩大應用場景,大規模物聯網通信能夠將更多終端接入網絡,代表性的應用場景包括:物聯網、區塊鏈、智慧農業、智慧城市、能源互聯網、智慧家居、遠程控制等;超可靠低時延通信能夠大大提升通信的精度,代表性的應用場景包括自動駕駛汽車、智能電網、遠程醫療、工業自動化等。

 

以智能駕駛為例,基于車聯網的智能駕駛是物聯網最重要的應用場景之一,對于無縫覆蓋的要求極高,此外要求網絡延時低,移動性好。而5G在時延上將從4G的10毫秒縮短到5G的1毫秒,性能提升了10倍;在移動性能上,4G獲得指定服務質量,收發雙方間獲得的最大相對移動速度在350Km/h左右,而5G能夠提升到500Km/h,提升了1.43倍。因此,5G能夠成為自動駕駛領域技術的關鍵推動者。更為重要的是,隨著越來越多的汽車接入互聯網,自動駕駛汽車的數據將使全球無線通信流量在目前水平的基礎上增加40倍,根據Shutterstock數據,今天iPhone用戶一個月產生的數據量級在1 GB ~2GB,而2050年的智能汽車一小時產生的數據量就是40TB,相當于3300年的iPhone用戶產生數據量,而將這么多的數據高速傳輸,只有5G能做到。

再例如遠程醫療,由于5G通信技術滿足超可靠低時延特性,對于無線內窺鏡、超聲波等遠程診斷,實施健康跟蹤,包括醫療機器人等依賴于設備終端與患者交互的新型設備而言,反饋的高敏感度、低網絡時延和不間斷聯接至關重要,這只能通過5G技術來滿足。

綜合來看,5G最重要的應用是工業級和企業級應用,其重要性不亞于一次新的工業革命,任何行業都能夠通過5G提升效率,一些行業得益于5G技術能夠衍生出新的應用場景和商業模式,進而可能引入新的競爭者。

 

中國5G市場規模將領先世界

雖然韓國等小型經濟體可能在5G的商業化進程中領先中國,但從市場規模上看,中國仍然將是5G最大的市場,中國擁有全球數量最多的通信網絡消費者,也擁有最為多元化的產業格局,從而能夠為5G相關的工業級和企業級應用提供試驗田。以4G為例,根據Gartner披露數據,亞太地區占據了全球約60%的4G連接數,遠超北美和西歐發達市場的總和,其中,來自中國的市場占據大頭。而據全球移動通信協會(GSMA)預測,到2025年全球5G連接數為14億,其中中國占4.6億,超過北美和歐洲的總和,位列全球第一。

對于全球的通信服務相關提供商而言,都不愿丟失掉中國這一重要的市場,因此,在中國政府宣布發放5G商用牌照后,高通、英特爾、愛立信等均先后表示,已經做好準備,將持續與中國科技產業生態合作,將全力支持中國5G的發展。

我們認為,得益于這一全球最廣闊的消費者和工業級、企業級客戶的市場,華為等中國的本土科技巨頭有望憑借過去多年的研發投入壁壘,繼續引領5G的創新與發展。在4G時代實現了從跟隨到超越的跨越后,中國有望在5G時代繼續引領全球,贏得先機。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

相關閱讀

學院新聞

更多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 广东麻将规则 手机麻将作弊器 赚钱游戏棋牌 电子游艺pt平台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北京塞车计划 河南481开奖视频 时时彩组三规律破解 时时彩五星独胆经验 彩票网站名称 快速时时是私吗 冠通棋牌二人麻将安卓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足球单双有规律吗 ig传统彩票彩民官网网址 河北在哪儿app下载